懒懒的昙花

自己无聊的小天地,爱麦雷,福华,没什么技能点,欢迎勾搭

看《模仿游戏》的一点拙见

我对天发誓真的是想写大圣归来的影评的,但是看完大圣归来我的破事就没断过,叫三次元弄得精疲力竭,神马感动都没有了。人一忙什么都忘,本来21号就想看《模仿游戏》的,生生到24号才想起来,赶紧去买票,发现只有市中心的影院一天还剩一场〒_〒,赶紧买了票,幸好下手早,都坐满了,(于是你没有看错,我在影片开场前写了这段)


——————这是我已看完的分割线——————


于是这个东西真的不该叫影评,这片子本身的题材决定了我现在每用手机敲一个字都觉得对不起图灵一点,我们今天的一切,和平,自由,科技,都仰仗他,可他却被尘封,直到女王特赦,然而女王需要赦免的又何止他一人,那么多人,都为这本不该存在的罪名付出了代价,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同,那不是他们的罪,每个人都有与他人不同的地方,你能因此而否定他存在的意义吗?这样蛮横的行为,才是罪。而现在的人们无论怎样流泪忏悔,枯骨也听不见了。


影片本身对于我这样的业余爱好者算是十分了,不拖沓,虽然三条时间线交叉,缺丝毫不乱,有笑点,有泪点,每个人都有血有肉,而不是片面的符号。值得买票支持,虽然我买票的初衷是为了逼自己看完它,因为知晓结局,一直不敢打开,只好到没有暂停键的电影院看,虽然在影院,我也看到受不了结局的妹子在结尾前几分钟离场,还是坚持下来了。亚当 斯密在《道德情操论》里说,同情,是想象自己经历了同样的痛苦,大概经历的太少,或是手中紧紧攥着的那包甜的要死的爆米花真的有效,我一直到最后一点点艾伦说他不想一个人才哭出来,每天一个人生活,这是只有享受过幸福的人才受不了的事,因为知道有人陪伴的幸福,才珍惜这样的陪伴,努力对琼和其他朋友好,甚至不惜伤害自己,忘了在哪看过,越是孤独的人越对人好,因为朋友多的人分摊他的感情,而孤独的人集中他们给少数人。感觉电脑就像他们最初的创造者一样,拥有超凡的大脑和天真的心,傻傻的,又让人暖暖的,可人们却提防,惧怕他们。机器?人?英雄?罪犯?图灵最后的提问发人深省,可我们只能和听众一样说我不知道。最后只有忠诚的弗朗西斯克陪他到最后,而我在这哭泣,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只有物品作伴的感受我最了解吧?


不知道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看完了其实很无言,终于理解为什么没有模仿游戏的同人了,他本身就是不可磨灭的痛与传奇,任何添加与修改都是伤害与毁灭。


对他的感情我不敢加以评说,但我敢断定,他是个有一颗温柔的心的人,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成为怪物。


最后,借电影中的话与君共勉“很多时候,恰恰是最不被人看好之人,做出他人所不能及的成就”。